洗碗

最近总是想起以前普林斯顿大学里的一个朋友。很多小事无端的就会联想到他身上。

那时候大四,A是朋友的朋友,一个一年级的白人小弟。他非常聪明和渊博,害羞,说话举止生涩到让人觉得有点怪,但是又说不出怪在哪里。对他印象深刻是因为他那么急切的想要和人亲近,甚至主动提出来要经常来我们宿舍给四个女生志愿洗碗。这个提议让我们很惊讶。室友开玩笑说,人家小弟不是喜欢上你了吧。这个可能性应该是几乎没有,但是我一把年纪的也不好意思占人家便宜,于是就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划清界限,保持在泛泛之交的程度,后来毕业了,再也没有想到过他。

许多年以后,我看到消息说,A自杀了,而且,他从小就有autism。A是很虔诚的基督教徒,该到了怎样绝望的境地才会选择自杀这样禁忌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朋友B说,A的妈妈哭着问B,A会不会下地狱。且不说到底他会去哪里,反正也不是由世人说了算,可是他的这个决定,让我在许多年后依然感到了他心里的悲凉。

有一种羞愧在我的心里滋长蔓延,挥之不去。我一直不知道他有autism,可我一直都知道他有点什么,我其实真的感觉到了他的求助,他那么卑微的,几乎勇敢的求助,我选择了无视。或许我在他的生命力也就是一个过客,我的选择不见得会改变什么结果,我虚伪的对自己说。另一个声音说,对啊,就是因为大家都很方便省事的当了过客,所以他和这个世界的联系那么微薄,哪怕是面对永恒地狱的威胁,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他对我们失望了吗?他对我们厌恶了吗?或许他就是累了。

其实更加另我沮丧的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给他,她,还有他,他们帮助。在某些方面我很敏感,或许太敏感。我自己在绝望的时候会自我隔离,拒绝同情和帮助。所以我能特别感到那个那个鸿沟,我在那条沟的两边都徘徊过。境地不同的两个人,真的难进行非流于表面形式的有意义的沟通。或许他们也不需要帮助。也许他只要有个人,不带判决也不赶时间,在他想来洗碗的时候,就准备一大堆的碗,让他可以洗很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洗碗 的回复

  1. 小雨说道:

    我能够理解你的guilt。但是生活就是这样,每个人说到底要为自己负责。把一个人从深渊中拉出来,需要很大的能量,很强大的神经,和很多的爱。缺一不可,所以你本来就不是能够救赎他的那个人。
    有的时候我也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因为我觉得很多人需要帮助,更因为我很清楚我帮不了他们什么。
    不过也不必这么悲观,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难说。也许以后你会有一些经历,让你最终能够make peace with it.

    • Fei说道: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救赎他,人活在世上自己能救赎自己的都值得赞叹了。其实真正被救赎的,都是被自己救的,别人的影响,就是那么一引子,当一下引子(不管结果如何)说难也不难。

  2. zhijie600说道:

    这篇也使我突然记起,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日本女孩,她也是有抑郁症的,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病,我只是感觉到她的某些与众不同,她总是有意跟我接近,但我总是回避,后来听说她离开东京去了北海道,不知道她还好吗,我很后悔那时候应该多给她一些帮助,哪怕只是多说几句话也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