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rt of flirtation

有几条大学时代的裙子,现在穿太大了,但那是Laura Ashley的裙子,珍爱了这么多年,搬家搬来搬去也没舍得丢掉。前阵子下决心找一个裁缝把她们改一改,于是碰到了Benny。

进到裁缝店的时候,店主正在和一对couple聊天,不知到说了什么让那个女生格格直笑,让那个男生满脸通红。然后我看到他们送去修的是一条坏了拉链的男式牛仔裤。店主Benny是个矮矮的意大利老头,说口音很重的英语,西装革履,绅士风度,像从老式电影屏幕上直接走下来的人物。Benny坏坏的朝男生眨眼睛说,“I don’t blame you.”

趁等待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店里墙上的许多照片,全是Benny和顾客的合影,从他年轻的时候开始,不变的是他的顾客总是姿态亲密的美女,估计有什么明星也不一定。光看照片,还以为Benny不是裁缝,而是拉皮条的。

轮到我的时候,Benny对我第一句话是,要不要先来一杯红葡萄酒啊?

我把裙子试给Benny看的时候,每次上下试衣台(也就是一层台阶而已)他都会伸手扶我。然后他又摇头又叹气,“你年轻漂亮一个小姑娘,怎么穿这么中年妇女的衣服,来来来,我告诉你,要改短,你以后不要穿过膝盖的裙子⋯⋯”然后就动手动脚的提着腰部的布料,把裙子下摆提高到膝盖以上给我看。我在心里感叹,神啊,我不知到改衣服还要被揩油的!

我换衣服的时候又来了几个客人,Benny和每个人都聊得很起劲。有个人问他什么时候退休,他说,“有太多美女,我才不退休呢。”

后来还有一对couple来改男生的裤子,Benny叫男生去试穿,看到女生在试衣间外面等,他拉人家就往试衣间里推,说,“去去去,keep him company。”

走的时候,Benny告诉我说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我说,好,到时候来取。他说,“我才不要你为了取衣服回来,我要你回来看我。”然后还左右边脸各来了一个goodbye kiss。

从裁缝店出来,简直是落荒而逃。不过貌似他家其他的客人倒是非常喜欢他老没正经的德行,他对所有的客人都调戏一番,记忆很好,第二次见面就记得人家上次说过的私事,跟所有的人都没有边界,那个简直是天分。他酱紫的人精做裁缝真是可惜啦!

后来想想,我对flirtation的域值咋就这么低呢?是人和人的差异,或者真是文化差异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The art of flirtation 的回复

  1. mimiwand说道:

    熱情呀!

  2. 小墨说道:

    你做好事。太不蛋定了。

    • Fei说道:

      墨,那确实。我要变得很强大很暴力,只有别人怕我调戏,冒得我被别人调戏的。握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