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 J

 
 
 
我的室友 J 是福建人,个子不高,精瘦,athletic,给人非常温和又干净的感觉。
 
J 37 岁了,虽然看起来像不到30岁,是在西来大学读佛学的博士生。他大学毕业以后在新加坡工作,那时候开始认真地对人生和真理的探索,后来到了美国学习宗教。
 
他的书桌就在我们家厨房边上,我经常在爆炒辣椒的乌烟瘴气里,看到他在读佛经或者写论文。他还经常深夜和清晨在客厅的角落里入静打坐。好几次我回来很晚,推门进来,还没来得及开灯,先看到透过窗户的月光照在J兄盘腿而坐的角落。气氛非常诡异,也很美我惊吓之余,不敢开灯喧哗,蹑手蹑脚的爬上楼去。又有时候我早上爬起来去厨房,一边觅食一边和另一室友聊天,半晌后才意识到 J 正在客厅打坐,如入无人之境,和我们在一间屋子里,但是又不在一起。
 
有时会和J同学讨论宗教和人生。他是比较intellectual的佛教徒,他跟我讲什么是最原初的“大乘佛教”,讲“禅宗”是佛教传到中国以后才衍生出来的,解释他手上的“菩萨戒”的戒斑……我们会讨论基督教和佛教的共性和区别,讨论美国中产阶级和基督教的关系……所有的讨论中,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他说,许多年前在新加坡,他刚刚开始接触佛教,那是他在茫然的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心境的平和。他说那时候白天在大学当讲师,工作很长时间,晚上再坐地铁去上课学习,在地铁上的时候,有时候会看到周围的人累了在打瞌睡,心中就会有很温暖的感觉,觉得有一口温的酒,含在胸中,可以和别人分享。我听了以后觉得他形容的是一种母性荷尔蒙泛滥。估计他们叫做“菩萨心”吧。
 
J同学和女朋友住在一起。确切地说,他女朋友是我们大家的二房东。J的MM也是佛教徒,性格却截然相反,她年龄小很多,才20多岁,是个急性子,经常听到她大着嗓门和 J 吵架。吵架的时候多半是女方边哭边控诉,男方很镇静的解释,或许更像是在教育小孩子。有时候我竖起耳朵来很三八的想要听见他们到底在吵什么,却怎么也听不出个头绪。唯一有次听清楚MM在说不希望男朋友以后可能成为和尚。唯二有次听到MM很有气势的说,你给老娘搬出去!可是事后不久总是看到MM很服服帖帖的在厨房给J做饭,还很可爱的跟他撒娇,那个场景震撼得~~~我都不知道J用了什么无边佛法收服了她!
 
和J 夫妇住在一起还是很舒服的。他们总是把家里厨房里收拾得一尘不染,由于家里男丁稀少,垃圾多是J同学悄悄地倒掉,一家人喝的水多是J同学大桶大桶的扛回来。有次我的中学时期的女友来我家住,见到人家“和尚GG”(当然,人家不是和尚),就眼馋上了,经常通电话的时候问我,“你家那个和尚GG和他女朋友分了没有啊?要是分了跟我打声招呼啊!”我忽然记起当年女友的外号是“小尼姑”,于是想到一句话“方丈,你就从了老尼吧”,哈哈哈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条 我的室友 J 的回复

  1. yun说道:

    我也是觉得,竖起耳朵的时候总是听不见别人在说啥

  2. Shaohua说道:

    一种母性荷尔蒙泛滥。估计他们叫做“菩萨心”!!!我倒

  3. 小墨说道:

    wk…….污蔑阿

  4. Maddy说道:

    fei,你又搬家了?还是换室友了而已

  5. Fei说道:

    huihui,我没有搬家。也没有换室友。和他们住一起快两年了。

  6. Vincent说道:

    学佛教怎么不去印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