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的勇气


Risa 要离开LA了。昨天去见她一面,很舍不得。
其实我离她近的时候,也没有常见面,如今竟然就要散了。
吃饭的时候聊天,她惊叹,“啊,菲,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你都没有告诉过我!”
我低头。自己是个anti-social的人,有电话恐慌症和交流障碍,虽然我的朋友不一定察觉。
平时又很懒,开车去会朋友对我来说是很浩大的活动,所以…… 

和人在一起敞开心扉聊天,跟体育锻炼一样。
没有去做的时候,心里向往着,同时又懒又怕。
一旦去做了,感觉很爽,就奇怪怎么没早做。

我怎么就没有早些时候和Risa多见一见呢?
记得本科的时候,如果感觉很desperate,就抱着被子去隔壁的Risa屋里的沙发去sleep over,仿佛觉得比较有安全感一些。
现在的我,没有从前那么简单而直白,不再抱着被子去问别人能不能收留我。

或许因为现在不常写博客了,发现虽然内心很多暗流汹涌,敲出来的话不一定是心里所想的。
就像晚饭的时候,看到对面坐的一个父亲给很小的儿子喂饭的情景掉下眼泪来,被问到的时候,说不出为什么。
语言真是一件很消耗脑细胞的东西。
表达需要很大的勇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表达的勇气 的回复

  1. Maddy说道:

    I totally agree. Shall we communicate sometime?

  2. Xin说道:

    早就听你说过 anti-social ”反社会“, 这个习惯很不好。take it EASY.

  3. 里安说道:

    @_@

  4. 里安说道:

    我低下头,发现自己是Anti-humanist…

  5. 说道:

    我也有电话恐慌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