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好像大家都很担心我,觉得我是个不要命的。
其实我挺好的。不过是
女友结婚,心生羡慕一下。
看了小说,心有戚戚一下。
吃了罚单,心里委屈一下。
 
谢谢我的朋友们和路过的陌生人,听我在这里一通通的bullsh*t。
 
我老妈最可爱了,老是volunteer担当我的言论检察官。
前两天就坚决要求我去掉“再读旧金山”那篇blog 里面最后一句把男人的感情比作condom的quote,说是未婚女孩写出来不雅。
我说,不是我写的,都说了是引用的。
妈妈说,引用也不行。人家会认为你有同感才引用的。
妈妈,你真是太cute了,我爱妈妈。
 
另外一个新发现就是,蚂蚁咬人还真疼。
这两天我的写字台上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蚂蚁忙碌穿行。
我仔细检查过了,绝对没有食物。我自己家里都快断粮了,哪里还有残渣留给它们?
后来在靠着写字台的窗台上找到一只蜘蛛的遗体,正在被蚂蚁们肢解运走。
我这个人倍儿懒,并不想干涉别人什么事情,特别是还需要我去努力才能干涉的事情。
于是试图和丫们在写字台上和平共处。
我只需要一台手提电脑和两条胳臂的空间。
可是有些糊涂的家伙偏偏爬到我手上来,弄得我痒痒的。
或许是对我的冷漠的态度表示严正的抗议?有个厮竟然在我手肘内侧咬了一口,还是当我面儿咬的。
妈呀,小样儿真厉害,竟然能让我龇牙咧嘴。
我不得不对这么微小的生命从心底里产生了崇高的敬意。
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 老大?
真是像有人说的,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生命真伟大。
 
我有时候想,虽然我像蚂蚁这么微小,我的劣行是不是有时候也会让我的Heavenly Father觉得很头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穷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的回复

  1. 無論什麼世界说道:

      haha, 你们家蚂蚁真厉害。小心 有的蚂蚁咬了可能会比较难受…

  2. Fei说道:

    我家蚂蚁咬的地方现在还有个红包包,倍儿痒。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