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小粘狗的一篇blog on the Painted Veil

 

原帖在  http://ishtar529.spaces.live.com/blog/cns!40CC32CB0BF7DFAF!1147.entry

30年代的伦敦。
 
女人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娇俏美丽,心里似有一匹野马在奔跑,父母以女儿该嫁而不嫁为耻辱,女人不以为然却想早日逃离传统又古板的家庭。

男人在一次舞会上看见女人,几乎是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她飞扬的裙角,她嘴角的一丝微笑。他站在阴影里,不知道如何表达。他只是一个微生物学家。
 
女人嫁给了他,追随他到达遥远的中国上海。走进新家,女人问,你没有一架钢琴么?后来,她就拥有了一架钢琴。
 
窗外的风景总是很美,窗棱帷幔都那么精巧,可是男人只是个微生物学家,专注于自己的工作,甚至自己的显微镜。他不善说话,女人跟他说话的时候,他认为不必要,就会不做回应。他古板,做爱的时候要关灯,会把鞋整齐地脱在床边。可是男人的眼神,泄漏了他对女人的疼惜。
 
在一个社交场合里,女人认识了另一个他,风度翩翩,眼角都是风情。后来女人把她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女人以为自己爱他,以为他也爱她,会为她离开家庭,带她远走,逃离无趣的生活。她总是希望借助别人的力量逃离。
 
男人发现了一切,没有当面揭穿他们的私情。只是很快地,男人决定前往偏远的霍乱疫区,他要求女人跟他走,或者离婚。离婚的前提是那另一个男人愿意照顾她,跟她一起生活。女人吓坏了,向自己的情人求助,可是从他躲闪的眼神里她看不到希望。女人于是只能选择跟随自己的男人。
 
是漫长的旅途。男人赌气似的没有选择水路,而是一路坐轿,跟女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言。女人明白这是他默默的惩罚方式。
 
到达。他们住进了林间的小屋,破旧但是整洁,有仆人照顾饭菜及打扫,男人跟女人分房而睡。次日,男人早起进程查探疫情。女人在家,不知如何打法山中林间的日子。她给她的情人写信,却得知由于交通阻塞无法投递。女人焦虑得无法自持。此后的每一日每一日,男人都以沉默的方式对待女人,以工作填补自己,没有言语,没有激情。家中是粗茶淡饭,家外是瘟疫及仇恨的人群。女人终于忍不住,质问他,你要punish我到什么时候?男人平静地说,我不是在punish你,我在punish自己,punish自己竟然曾经爱你。
 
再一日,女人走出家门,来到镇上,身后有不知是保护还是监视她的中国小兵跟随。女人找到一间修女开办的收容站,里面有很多孩子,每日读书唱诗,弹钢琴的修女刚刚因霍乱而死。女人跟主管的修女表达了希望在此工作的决心,再三的坚持下,得到了准许。女人快乐起来,脸上重新有了微笑,跟孩子们嬉闹,弹琴伴奏。男人经过门口,深深地看着她。她发现他的时候,眼神惊慌,像受惊的小鹿,他愣了愣离开。
 
终于女人和男人对往事释怀,在一个夜里深深拥抱。女人的脸蛋上重新有的红晕,她工作时眼波流转,男人快乐地为村民引来了干净的水源,逐渐控制了村落里的疫情。却依旧是动荡的年代,人们对金发碧眼的外来人充满了敌意。女人不小心坐轿出门,被愤怒的人群围攻,护卫者被打倒在地,女人飞快地奔跑,惊慌失措,被逼进一间破屋。这个时候男人赶到,用身体隔开她和人群,他完全没有把握,自己是否有能力对抗人群。幸好护卫者及时赶到,用枪声驱散了人群。
 
又一日。女人依旧到收容所工作,嬉笑间天昏地暗,晕倒在地。女人绝望地以为自己感染了霍乱。睁开眼时面前是修女们温暖的笑脸,修女们快乐地告诉女人说你怀孕了。女人震惊地不知如何回应。男人赶来,得知消息后高兴得像个孩子,说我们要有一个baby了。女人满脸是泪,说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男人浅浅地笑,没有责备她,紧紧拥抱她。
 
在生活逐渐归于平静的时候,一群邻村的村民闯入了视野。消息说邻村的霍乱让大量的人死亡,幸存者出逃到小镇上。男人要求军队制止他们进入小镇,避免灾难再次降临。人群与人群对峙,终于在军队的支持下,邻村的人被引入山脚的临时帐篷里,组成了难民营。男人是专家,于是留守在难民营。
 
深夜里万籁俱寂,只有点点的灯火。女人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被告知她的丈夫染上了霍乱。女人连夜赶到难民营,在浑浊脏乱中走到丈夫床前。男人因为呕吐脱水,两眼深陷,不成人形。女人轻轻擦拭他的额头,两个人都知道,男人活下去的机率并不大。天亮之前男人死了。因为霍乱而死的人必须被立刻埋葬。于是女人看着自己的男人,消失在眼前,埋葬在这远离家乡的土地里。
 
回到住处,仆人已经开始将男人的书本物件收拾进纸箱,女人像疯了一般夺过来,把物品一一摆回原位,抱着丈夫的手稿,泣不成声。
 
女人还是走了,带着行李,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坐着冒气的船,顺着村边的小河离开。
 
几年后,伦敦。
女人还是那般娇俏,仿佛岁月对她格外的宽厚,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丝痕迹。女人身边机灵的小男孩,戴着扁帽,俨然一副小绅士的模样。走出花店,女人遇见了她多年前的情人,不过是问候,告别,一笑而过。小男孩问,妈妈他是谁?女人说,无关紧要的人。
—————————–
结局就像一张老照片,慢慢发黄,渐行渐远。

像画一样的电影,山水云雾,细雨氤氲,细腻得仿佛能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仿佛能闻见她身上的气味。平凡的故事,却让人不能忘记那一个一个的细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转载 小粘狗的一篇blog on the Painted Veil 的回复

  1. Fiona说道:

    这是电影 《the Painted Veil》的情节, 故事很感人。值得一看。

  2. Fiona说道:

    看了这个电影,我觉得这个男主角实在是太深情,太专情,太伟大了。尤其是结局那会儿,想不哭都不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