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woman

 
在候机室的时候我右边坐了一个吸引人的女人。从我坐的角度,第一眼看到的是她的靴子。黑色的羊皮靴子,平跟、柔软,磨得有点旧了,长至小腿,宽松的包着细长的,线条柔和的小腿。她的腿修长而迷人,穿着黑色的丝袜,让人很难移动视线。双腿在膝盖交叉叠起来,膝盖处的丝袜因为相对稀薄露出一抹皮肤的白。膝盖很骨感。右大腿的内测袜子破了一个烟头大小的洞,明晃晃的亮着一点白色。

紫红色的缎面连衣裙很短,坐着就盖到大腿一半。大腿上摊开一本厚厚的有插图的书。右手用一只紫红色的荧光笔,像个准备考试的大学生那样,highlight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文字,大约80%吧。看她划记的速度,我完全知道她读到了哪里。阅读的时候她的黑色长发泻下来,遮住了脸。

她的手各带两枚很大的银戒指。指甲上是深红的指甲油。偶尔她用手把垂下的头发挽至耳后,我看到她很精致的侧面。很长的睫毛,齐眉的刘海,深红的口红。

很久以后,她把黑色外套脱下,原来她的裙子是无肩的式样,裸露的肩膀和手臂的线条很美,雪白的后背和上臂纹有诡异的不可名状的黑色图案,格外触目惊心,像是蛇,但又全身长满眼睛。

她读得很专注,完全没有注意我长时间的赤裸裸的注视。我看到时间在我俩之间穿梭行走。她低着头,我的眼睑快门闪动。我没有掏出相机,虽然摄影师的我对画面饶有兴趣,但是现实就是这么遗憾,记录生活的这个行为会改变你预备记录的生活。而我完全不想改变什么。就让我变成隐形人,睁大眼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a woman 的回复

  1. Jocy说道:

    让偶自恋一下,这辈子还是经常有人像你默默看这个女人一样默默看我的。不过我绝对不会穿有洞的娃子出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