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圣诞

 
  • 感冒

很神奇的,来美国以后多少年没感冒过了。每次体检我都低血压,低血糖,低心跳,超级健康那种。

结果,这个冬天竟然在三藩感冒了。这几天流鼻涕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代,那个时候我有鼻炎,一到冬天就坐在教室里惊天地、泣鬼神地呼噜呼噜大规模制造鼻涕。可是2000年我一出国就自动彻底好了——我竟然7年没流鼻涕了!(除了平时哭的时候。)
 
感冒其实一点儿也不难受,还能名正言顺地赖皮+偷懒+不讲道理,还算是个不错的deal。
 
 
  • 圣诞

昨天去了两次教堂,早上一次traditional sunday service,晚上一次圣诞夜的concert。

早上service的时候,内容之一是所有的小孩子坐到前面去听牧师讲一个故事。故事说的是耶稣降生的那天晚上,一颗小星星跑去告诉大家救世主降临了。小星星告诉牛羊,牛羊就走去迎接圣婴;最后小星星告诉一朵小花儿,小花儿难过地意识到,自己根本走不动,哪里也去不了,不能去迎接圣婴。于是小花儿说,“小星星,请你代替我去见他,替我对他歌唱。”

这个时候我旁边的一个GG开始擦眼泪鼻涕。我当时不清楚他为什么流泪,但是心里很想给他一个拥抱。

后来他说,我觉得我就是那朵小花。

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难过么?

一切其实都很美好,只在于你怎么想。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 集市
上午从教堂出来,顺道逛了伯克力一年一次的手工艺品街头集市。一条不长不短的小街,没了交通,全是琳琅满目的小摊,卖各式好看好玩的玩意儿。若是小时候,我一定缠着娘亲样样都买。小时候的欲望很多,好的东西都想要。以至于记忆里都是娘在说,咱不买这个,不买那个,这个家里有,那个用不着……娘给我买过什么我不记得,那些没买的倒是念念不忘。
 
现在我真的是有点老了。这些美丽的首饰,石头……我的目光看到它们,还是会喜欢得不得了,会抚摸把玩他们,带起来照镜子,只是不再有一定要占有的欲望,可以轻轻放下离开。我是个长情的人,喜欢过的美好,一辈子都会留恋;没有为它驻足停留或者带它走,是可惜,但不要难过。还是想起这句话:

一切其实都很美好,只在于你怎么想。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