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南瓜

半夜不困,就爬起来做南瓜汤(确实没有什么逻辑)。结果削皮的时候右手用刀子把左手的无名指割了个口子。我看着那个张开的伤口,它迟钝得还没流出血来,像个咧开笑的小嘴。一点儿也不疼,真的。都说十指连心,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想起有一次去大学室友凯瑟琳家里度假。她的妈妈,罗伯茨太太,大概60多岁吧,在厨房里不小心切了手,连连大声呼唤丈夫的名字,像个惊惶失措的小女人,——虽然我和凯瑟琳当时就在她旁边。罗伯茨先生从楼上的卧室冲下来,万分温柔的哄着她、安抚她,细细的清洗伤口,包扎起来。看他疼惜的神情,像在包扎一个婴儿。
 
整个过程,让我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这事如果发生在我家,强悍的妈妈一定根本不当一回事儿,谁也不会告诉;感情内敛的爸爸从来也不会对妈妈这么温情脉脉。然而在这里,隆重得像是琼瑶的言情片里的情节。不知怎么的,我忽然很感动。一向以为琼瑶的情节都很假,没想到生活中还真有这么柔情的一幕,还发生在这样的老夫老妻身上。想起凯瑟琳告诉过我,她爸爸常常为她妈妈涂脚指甲油,现在我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场景了。有一次和罗伯茨先生聊天,他说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东西就是他的家庭,说的时候满脸的自豪。我想,罗伯茨太太这样的女人,被如此呵护溺爱一世,该很幸福了。难怪凯瑟琳对我说,她如果嫁人,一定要是像她爸一样体贴的绅士。
 
虽然我对温柔的男士非常非常……(省略2^N个字)感冒,但是本人却又很受不了娇气的女人,或许还是受我妈的影响。小时候还对自己的性格比较满意;现在要是有时候我面对生活不够坚强而掉眼泪(其实是经常),我就会不禁自己恶心自己,心里就更加难过。
 
正想着,发现随便攥在手里的一小撮卫生纸已经吸满了红色,而且无名指也开始疼得厉害起来。
 
还是把南瓜切完,做了舔舔美美的一大锅,很满意。装在大饭盒里,放入冰箱。打开门看见里面已经好多只这样的大盒子了,装着冬瓜汤,绿豆粥,皮蛋瘦肉粥,煮熟的玉米棒子……什么时候做了这么多?近来我对做的兴趣和速度大于吃,这个时候开始怀念起原来家里养只大胃王的种种好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午夜南瓜 的回复

  1. tt说道:

    小心啊~ 偶总是用钝刀,这样切不伤手。:S
     
    偶也是捣鼓了一大堆东西, 像在尝试, 小冰箱里放满了.
    呵呵,开学了要收心学习了. :p

  2. heavenbaby说道:

    云南白药糊上~
    吃不完我去你家帮着吃!

  3. Jocy说道:

    Send your food to me! I will ea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