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只言片语

 
整理我的硬盘。
以前我有把看过的东西存下来的习惯,所以保留了一些来源各种途径的零碎的文字,贴几篇吧。
 
2002年初的5460同学录上几个同学的发言。
现在很少去5460了,大概去的人也不多了吧?
——————————————————————————–
 
  主题:202,我们是怎么开始写作的
 
写东西的热情是无法抑制的,尽管不一定是武侠小说。高二开学以后,我每天晚自习唯一在做的事,就是把暑假回安徽老家的经历写下来。并没有打算要写多长,也没有想过到底要表达些什么,我只是一直不停地写,于是就有了《还乡札记》,有了那一叠厚厚的草稿纸。当在纸上打上最后一句号的时候,我突然被一种满足感所包围。那时候,我突然想起钱钟书先生在《围城》的后记里面的一句话,大意就是,他总是错误地把“能写”和“会写”混为一谈,如今看见自己的书稿写了这么多一堆顿感欣慰,觉得缪斯女神还没有弃他这个老头而去。我想,当时我的心情大概也如斯吧。回想起来,仅仅是大概2万个流水帐一般的汉字,花费我高中本应该最珍惜的时光,我为什么仍然会义无返顾去作?大概,这就是写作的冲动吧。
笑全无的武侠小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也许是因为我成了那篇小说的主角,也许是因为那篇小说某些会伤害人感情的情节。我向来是不怀疑笑全无的才气天分的,尤其是看过他的周记之后。我希望他现在还能把那时的周记保留下来。那时候,我们所写的小说都喜欢用同学的名字,感觉比较亲切有趣,但却忽视了这可能会伤害同学的感情。其实那时候我也有了一个自己的武侠小说开头,一个很古龙化,很漂亮的开头,是以单竟为主角的。本来一直写着觉得相当顺手,可当该提出的悬念已提出,女主角马上就要出场的时候,我的笔停住了。用同学的名字?这真的好吗?于是,在踏平了最坚硬的部分之后,笔只能在人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了。就这样,我和笑全无的小说终告夭折。我一直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小说不是生活,但是和我想法一样的,又能有多少呢?
武侠小说点燃了整个202,或者说后来的304,还记得那一天,我偶然来到301。在那张黝黑,刻划着无数岁月的笔迹的书桌上,我拿起了杨弼君的黑皮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一行行蓝笔写的诗,就像落叶一样飘进眼帘。诗句象音符一样浮动在空中,我现在还记起在那首《清醒》里的几句:
清醒::::
路灯随着风声停了,
停止了那金针般的冷冷的清光。
大地堕入朦胧,
跌入最沉的梦乡。
风是溶入晨雾睡着了的,
没有树,没有房屋,没有灯,
没有人声,
只似乎有高空之中传来的电的声音。
晨雾在拍打着我无法敛起的心神,
任漫无目的的双腿拖着灵魂。
这该是第几次梦游于黎明前的街头了?
似乎将是黎明了,
我悚然惊醒,
远处开来一辆没开灯的公共汽车,
我摸索着往上爬,
抓出一块硬币投入币箱,
直等到听到硬币碰底的声音。
跌倒在座位上,
任由汽车将我载向黎明。
真的,虽然这是诗,我却有些看见古龙的影子,真的。那就是无尽的萧索和悲凉。
说到这里,我又一次想起当初的戏语:我们曾经设计了一个庞大的藏宝计划,密码套密码,箱子套箱子,比我们在所有的武侠小说中看见的宝藏隐藏的还要隐秘。这样的宝藏,最终估计只有我们能找到吧。但是,当我们分别多年再回到雅礼校园的时候,我们自己还能记住宝藏的地点吗?只怕,连我们自己也觉得陌生。也许,我们已经把自己高中时候最宝贵的东西埋在那个我们自己选好的地址,永远地遗失了。这会发生吗?
笑全无说的不错:“其实202-304的文化远远不止电脑游戏:小事如我的发呆,以及A的脚臭、B的放屁、C的打鼾、D的磨牙、E的唱歌、F的听耳机;大事如看小说,读漫画,拍裸照,打牌,202可乐,写小说,当然还有“寝室夜话”。一切的一切都令人难忘。”有谁来把这一切补齐呢?但愿能,但愿是我们自己来补全……
“今早天亮的时候\七点\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年来在做的事情\这些年为什么会这么忙?\又想\这些年为什么要这么忙?\再想\这些年为什么可以这么忙?\……”
 
 
留言人:焦长峰 ( 2002/01/15 19:15 )
 
——————————————————————————–
 
  主题:202,我们是怎么开始写作的
 
从图书馆回到寝室,拖着沉重的步子,感受着一头的昏昏沉沉,体会来北京以后的第一次感冒。打开电脑,很无趣的进了dream262,翻看着熟悉的文字熟悉的人,然后就又一次通读了一遍笑全无的《我们是怎么堕落的》。真的,高中三年如此堕落地就这样过来了,飘远了,只有笑全无的文字让他们还是如此鲜活。——说起文字,202/304的兄弟们曾经是如此的挚爱。
寝室里首先开始写,写得最多的,大概就是石玄。我到现在还是忘不了他第一次拿出那本薄薄的硬皮本的神情,很严肃,很深沉。每次周末,他总是从床边拿出那本日记,拧开钢笔,慢慢地书写,似乎在书写自己的一生。写完看看,又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石玄从来就不让别人翻看他那本日记,这无疑让那本本来没有什么重量的日记本变得有相当的份量。今天坦白的说,我曾经偷偷地看过那本日记——完全是因为那分神秘让我情不自禁。说实话,我很喜欢石玄的文风:清淡,平实,或许因为那是日记,叙事完全就不矫揉造作是有真性情的人的点滴心声。到如今,日记的内容我已经大部分都忘记了,只有那份文字的清新仍然让我无法忘怀。
当时,202是很喜欢看书的,只可惜一直都不是老师们希望我们读的书,而是从外面的小书店里面租来的武侠小说。邱果偏爱金庸,其他的几位则古龙和金庸双修。我初中几乎读过金庸所有的小说,所以更多地把眼光投向古龙。事实上,最终承认爱古龙胜过爱金庸的人,也只有我和杨弼君了。这两位都是不世出的人才,金庸的有些小说完全就可以当作历史小说来阅读,射雕或者鹿鼎记完全有资格放在大仲马和司格特的传世之作中间,供后人敬仰。古龙的文笔或许比不上金庸——或许根本就不能和之相比,但是古龙的小说却总是让我们血脉沸腾。正如我在一篇周记里说的,金庸是指点江山的才子,古龙则是坐在荒郊一家小酒家最阴暗的角落里,默默饮酒的浪人。
高中三年,不算长也不算短,但有些转变总是能在这短短的三年里发生,没有人能阻挡。还记得那时候邓林拿出他第一篇武侠小说的草稿给我们看的时候,我们都是用何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简直不相信这样摄人心魄的文字是出于邓林之手。热情,就这样被点燃了。尽管那时的小说只不过是邓林对古龙的《风云第一刀》和《大地飞鹰》等等小说的种种模仿,尽管当我们后来看过原著之后都不免哑然失笑,但是,毕竟迈出了第一步,这已足够,不是吗?
然后就开始了我们疯狂的历程。大概是和性格有关吧,邱果是寝室里最深思熟虑的,他在动笔之前都已经把各种情节都联系清楚,连细节都一一推敲清楚,然后经过很长时期地收集基本素材才真正动笔开始写。事实证明,他这样做是正确的,高中的疯狂和躁动过去之后,如今只有他一个人,仍然以不紧不慢的速度,稳定地输出这部《无名剑》的章节。邱果偏爱的是金庸,这部小说的笔调和情节也是金庸式的,笑全无是主角,几乎包括了我们在雅礼认识的值得写的所有人,我做了第一个出场的恶人——应该说,我相当满意这个定位,既然不是主角,与其在主角手下平平静静的出场在干干净净地退场,倒不如轰轰烈烈地流血,倒下。当然,邱果没和我说过他最终的打算,也许我就象最一般的叛徒一样,象烂泥一样,倒在主角或者哪位大侠的身前,without any words,i exit the play.
留言人:焦长峰 ( 2002/01/15 17:51 ) —-
--------------------------------------------------------------
 
主题:印象
 
像梵高的星夜那样,生活成了由点构成的线,偶尔一些光晕散在深蓝的背景上.
黎明的公共汽车,硬币跌落的声音.杨弼君的这一句让我嫉妒得要命,恨不得把他杀了据为己有.罗买银那一针结束的幸福,永远成为佳话.谭人可那里还有鸡蛋可买吗?<玉剑香车>的传奇式经历在长沙城日益整洁的今天怕是不能再演了.小说和周记老早被我自己撕了,留下来徒增伤感?有没有人看过不是古龙写的那篇<流星.蝴蝶.剑>?还记得么?"曾经活过,爱过,感动过,这就足够了."
面对现实吧!回忆得太多之后,我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回忆的权利.看到有人吹捧我的才气,心里还在窃喜.当年的自负已一点一点消失;除了自负,我剩下了什么?消极而已。
很多次想在这里写一写,但面对荧屏时一点意思也没有.难道我也是手上非要有一些实在的东西来感觉不可吗?笔和纸,很少接触了,多怀念它们天天相伴的时候啊.
喝酒吧,不止一次试图这样麻痹自己.能买到酒,能买到头重脚轻,却买不到醉呵.想一想,李白的借酒消愁愁更愁是多么贴切!
把老版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看过一遍。“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年少时的梦,凋落的花?
生物钟并非没有,不过与印象中的正常颠了过来。夜已深,寒流刚刚来,冷风从窗缝里吹入。从小喜欢这种感觉,所以驱猫上网,不幸看到焦贼留言。于是乱说一气,不知所谓。
其实,那篇小说加了个蛇足,给过彭涛了,好像她一直没收到,不想等到放假,贴出来算了。有意见者找管理员。
留言人:萧铨武 ( 2002/01/16 01:31 ) —-
 
——————————————————————————–
主题:看了焦贼的留言,N有感触,决定再丢一些废话。
 
  高中寝室里最多愁善感的就数石玄,经常发些莫名其妙的感慨,尤其是在日记里(不单是焦贼,我也有偷看过)他最遗憾的是高中在雅礼竟然没有找到一个女朋友,最佩服的是杨B两不误的功夫,他要换在宋代一定是那种婉约派的词人,偏偏我跟邓林都没他这种闲心,因为那时寝室其他人都对诗词有浓厚兴趣,就我和邓林没有。到长沙以前我极其晕车,大概坐十分钟车就有可能吐,怕极了坐车,情愿走路也不想坐车。然后那时去军训的路上我又不舒服了,就问坐在身旁的石玄说可以靠一下吗?他当然要说可以了。结果后来他找不着女朋友就常常拿这件事大发感慨说如果那时是个女的对他说这话就好了,说不定就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罗曼史。这种感慨常会招来我和邓林的奚落。说到偷看日记,因为我自己不写日记,总想不通日记该写什么,于是就想看看别人怎么写的。但我那时简直就不能算是偷看,记得那时我偷看杨B的日记,是写军训的日子,看到有这样一句:“……新同学都很好,尤其是那个叫邱果的小个子很有意思……”但那时我还比杨B高一点点,被他称为小个子觉得很不服气,遂提笔把“小个子”改成了“大个子”,然后杨从此得知日记被偷看了。所以像我这样大胆的偷看法恐怕已经不能算偷了,现在想想都觉得很好笑。
  关于小说,我的感触也和焦贼一样,如果那时不是用同学的名字写的就好了,现在写起来又要考虑会不会得罪这个或是那个,尤其是现在成年了,侵犯他人的姓名权还要付法律责任。有时还要担心会遭到血性报复,当时小说刚刚流传到班上时,我差点没给萧铨武掐得背过气去。不过现在我有个同学长得跟我很像,当时彭国钦都看走了眼,所以我在武大遇害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最怕是回长沙后……只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以同学的名字,可能我根本就不会去写无名剑——这本就是为了纪念262班而写的。
  还有,焦长峰,你的戏份已经不少了,其实你的出场比萧铨武还早,在引子里你也算恶人?我从侧面花了那么多笔墨写你,你居然还看不出还有隐情,可见根本没有认真看,就会乱丢。其实在后面还有一章专门写你的,名字叫“叛徒师兄”,你出场作一些真情告白后就over了。不过可能是第二十几或三十几章了,不知我写不写得到那里去。
  对于陈仁武,真是抱歉得很,总是安排不出他的情节,成了寝室里唯一没有出过场的人,杨的情节我都想好了,偏偏就是想不出陈仁武的,也许是物理组的人太多了吧,寝室里都有四个了,要作到全班每个都出场真是很难啊。
  现在真是矛盾,这小说都拖了我好几年的功夫了,一直想早早收工,早点写完它,可惜又文笔羞涩,老是写不动,那时真不该把他当长篇写。把它的框架想出来是一回事,把各段串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再加上我写起来态度极其认真(要能把这种认真态度用到学习上就好了),每次贴出前都先念给彭国钦听,他有不懂的地方就反复修改直到他满意为止(请不要对应到白居易身上去,否则彭国钦决不会满意自己那个‘老妪’身份)。我对细节方面例如银子的价值方面我都十分注意,写起来很费时间,一章要用几十个小时才能搞定。爸妈都叫我不要再写了,太耽搁时间了。我在信里也和石玄提过,他自是鼓励我继续写,只是要把他写成大英雄。到底该不该写下去,我实在没有决定好,只是现在已经有很久没有动笔了,这学期发上去的两章其实是暑假就写好了的,根本不像焦说的那样稳定地推出。萧铨武新贴出的杨花雪也是在上个暑假就写好的,估计现在大家都没有什么时间来创作了。说实在的,已经写了十几万字了,总觉得不写完太可惜了。或许我应该和萧铨武一样简短地总结一下结局(其实也无所谓什么结局了,因为小说要写的东西也不是一件具体的事,还有不少人物没有出场,像邓林这个第二主角就还没有正面写过)。
留言人:邱果 ( 2002/01/16 23:02 ) —-
P.S. 1. 前面几个人提到的B君,是我见过的最有诗人气质的男生。在一起念书的时候没怎么读他的诗,倒是在他意外的永远的离开我们以后,读到了他的朋友为他整理出版的集子。
有一首叫《风筝》的诗,结尾是这样的:

当丝线走到尽头,狂风变得凝滞,
当狂风变得凝滞,风筝开始哭泣,
当风筝开始哭泣,世界沉入死寂。
--2000年5月17日于雅礼

P.S. 2. 萧铨武的《我们是怎样堕落的》描述的是寝室男生的完全不为我所熟悉的“堕落”生涯,记得通篇看下来对他们的游戏我一窍不通,反倒里面只提到一次的X照事件倒是差点让我下巴脱臼。最后他说,“红尘万丈,各自珍重;他日若有缘,江湖重聚之时,莫忘相逢一笑,再共把酒言欢。”让我闻到了江湖的气息:)
 
P.S. 3. 邱果的《无名剑》的最后两章于2003年6月1日在dream262连载完毕。功德圆满。
 
P.S. 4. 意外发现dream262的主页还在,虽然最后一次更新就是3年前《无名剑》的最后两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