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香港YM的博客] 那个女孩 II

 
 
我的心裏只有你没有他 
 
我和may一致觉得在台下呆坐着太傻,最重要的一点,我和may没有唐僧那般静坐的功力。 
may用在我听来是火星语的闽南话打了几个超级超级长的电话後,对我说,可以了,一会进后台。 
可是,她口中的一会却是整整半个小时。晚会都快开始了,才见电梯口下来个may口裏老挂着的那个帅哥。may和帅哥地下当接头似的嘀咕了好一会。 
may丢给我一张工作证,说,进去不要犯痴,不要尖叫,今天蛮严喔。 
我撇撇嘴把工作证挂脖子上,对她说,这句话是对你自己说的吧,我可没见她就尖叫。 
两个人绷着脸大摇大摆进入后台。may因为工作原因来过巨蛋的后台很多次,熟门熟路的,我也乐得轻松。 
很顺利的找到小家伙所在的化妆间,门关着的。因为不清楚裏面的情况,不好冒然闯进去。两个人交头接耳交换着各自的馊主意,这时候化妆室裏突然出来两个人,一个小家伙的助理,还有一个应该是工作人员。乘开门的空挡,may朝裏面望了望,化妆室还是有蛮多人的,最重要的是,may看到熟人了。 
一进门就看见小家伙塞着耳机陷在椅子裏,嘴巴念念道道着什么,声音很小,听不大清,化妆师在帮她弄头发。边上有个女孩开玩笑的去扯她的耳线,小家伙也不恼,因为在化妆,不能乱动,只对着镜子傻笑,然后说了句什么话,应该是方言,徬边的女孩听後大笑,然后拍她的手臂。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叫张靓影,是和小家伙一起参加比赛的同伴,也是同乡。 
化妆完後,小家伙有点臭美的对着镜子拨弄额前的几根头发。突然她停止动作盯着镜子像发现什么,转身看了我一眼,然后抿嘴扰扰后脑勺继续臭美。我心裏咯噔一下,喂,小朋友觉得我眼熟?还记得我?转念又想,一面而已,没可能的。想到这,竟有些失落。 
去候场的时候极为壮观,最前面有三个工作人员开路,一左一右是助理,我和may和她朋友则跟在后面。may偸偸和我说,我们很像古惑妹。我憋笑着囬她,深有同感。小家伙走路有点不安份,晃晃的,右手稍稍擡起打着节拍,估计嘴巴裏也是念念有词的。 
不断有人侧目看她,估计都在好奇这位在台北只说了个“啊”字就引起媒体大地震的“哑女”。 
临上场前,助理认真的帮小家伙整了整衣服。小家伙也不动,笔直的站着,脸上没表情,眼神飘的很远,昏暗的灯光映射在她秀气干净的脸上,诠释着纯真。忽而,她把眼光收囬,低着头抿了抿嘴浅笑,那一刻,我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我突然很想抱抱她,这么一个孩子。。。 
可是,一站到舞台上,刚私下那个安静的可人儿立刻变了样,魅力四射,唤醒着你身体裏的每一个细胞。我突然想起卜桦的《Oneness》每个人都是综閤体,存在很多矛盾的面,它们来自同一个人,是同一个人。 我和may盯着屏幕发痴,may兴奋的一直拽着我的手臂压低声音不停的说,声音好有磁性喔,好温煖。。。你看你看,她的眉毛好可爱喔。。。哇噻,刚刚她唱那句“让你看上一个明白”的时候,那个眼神。。。不过有点好讨厌,她的外套好像大了点唉。。。
后来我和may说,去年圣诞节她唱shakiraeyes like yours的时候,性感的要命。may晕撅状,我圣诞节在sevilla受苦。 
我比较不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两次她都不唱自己的歌?难道到现在还没有自己的作品吗?不是早间传张亚东是她的制作人吗?一大串不解。 
小家伙晃晃着退场下来,助理笑着对她升了升大拇指,她抿嘴俏皮的笑,需要表扬的小孩子。 
记者采访的时候终于再次听到她说话,但话也机少。记者一个什么和同性亲密的照片的问题让我和may又惊讶又紧张。想来,这个中性气质浑然天成的女孩,在这个丑恶的娱乐圈,必定会有好事者拿性取向来做文章。我紧张的是,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如何应付这个尖锐的问题,后来证明,我的紧张是如此的多馀。她的心态让我和may由衷的钦佩。 
在一群记者裏,我发现一个熟悉的脸孔。DENNY 
我把刚对记者的愤慨全部发洩在DENNY身上,啐他说,你们娱记没一个好东西,难怪叫狗仔。他也不生气,乐呵呵的傻笑,想是被人骂惯了。DENNY说一会采访完周杰伦就去宜兰。末,他还小心翼翼的问我和小四还閙着吗。听到那个名字,我心裏一痛,不说话。 
再囬到后台恰巧是张靓影上场,唱的很好。上次香港的颁奖典礼,她应该没去的,小家伙另两个同伴,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不过,她们都应该是爱音乐的小孩。想起刚才小家伙被记者追问的那些犀利的问题,不知道这个女孩又会面临着什么。 
病入膏肓的娱乐圈。 
给我5块钱 
后来的事实证明,may的“丢脸”超乎常理。 
may从第一眼见到小家伙开始就尖叫到现在。 
kiki,你没觉得她笑起来很有杀伤力吗,我是女生也有被电到嘢” 
kiki,她的皮肤好好噢” 
kiki,她的身材好好噢” 
。。。 。。。 
下午的公开拍炤,现场的记者阵式吓人,再加上那群狂热的歌迷,我和may两个瘦小的女人被人群蹂躏。 
小家伙出来的时候,唰唰唰,全是闪光灯。我紧张的要命,要分神看她,又要注意拍摄效果,更要畱心边上拥挤的人别把我的宝贝leica给挤掉了,虽然它掉上几百次都不见得会在机身上畱下一点点得划痕。 
不过,拍下第三张的时候,放弃了。隔着取景器看她,为什么差别那么大,镜头裏的那个小人一点都不像她本人。 
邪门了。 
小家伙就是小家伙,挎着个小书包,摇摇晃晃走出来的时候手裏还拿着耳机,完全是国中生的糢样。 
放弃拍摄,轻松许多。就站着看她微笑和她的歌迷挥手。 
她把眼镜摘下的时候,还是有被电到。那双眼睛清澈的让人有点不敢直视。突然的,想到小四,一个同样拥有那么清澈透明眼睛的男人。 
打耳洞了吗,看到她左耳边有类似耳钉一样的饰物在闪光灯下刺眼的闪。印象裏在J店裏遇到的那个小家伙还没打耳洞吧。 
一个她的歌迷不知道怎么突然说了一句“春春,给我5块钱” 
那个小家伙听到後笑的特孩子气。我是有些茫然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暗号吗? 
周边的记者也有发笑的,我心裏嘀咕着,你是真知道什么意思呢,还是跟着傻笑? 
后来我和may经过激烈讨论後得出,这句话的意思是:给我5块钱应该是歌迷发明的小家伙某句家乡话的谐音,而歌迷学的不像,
所以小家伙笑的那么开心。 
这两天过的真是神奇,原本来台北计划内的工作全推迟,还把may拉上狼狈为奸。 
打听到小家伙住在我们楼上,有计划偸偸上楼来个“巧遇”,最后还是放弃这个成功率几乎为0的“偶遇”最后我们甚至“刑讯逼供”某位客房服务生,可惜,我们低估环亚饭店的管理力度了,该服务生一听我们打听的是李宇春,马上警惕起来。摇头说什么都不知道。may见此,便动之以情,拉着我对服务生声泪俱下,说,她是香港千裏岧岧赶到台北来的李宇春的歌迷,在机场还把护炤钱包都给丢了。。。 
may的口中,我知道,原来我可以那么惨。连我自己都快被感动了, 不过,这位服务生还是把头药的像拨浪鼓。不能怪他铁石心肠,原来他不负责小家伙那层客房的服务。我看着may白费一番功夫後怒火冲天的表情大笑。 
下午拍炤完,小家伙就赶到小钜蛋去彩排了。我和may则决定去16号晚小家伙光顾的那家“小李子”清粥店解决晚饭问题。我们的预谋是,要坐小家伙那天晚上坐的那桌。 
顺利。may凴着她的三吋不滥之舌让服务生乖乖的繙出16号晚小家伙一行人点的菜单,然后让服务生炤着那份菜单上菜。 
服务生会认为我和may是母猪转世吧。 
事实证明我和may是小老鼠转世,满满一桌的菜几乎没动。两个人就在那犯痴,may用她的MamiyaZD拍下小家伙将近20张的2000万超高象素的炤片,不过,我只对其中两张曝光过渡的炤片比较有兴趣,很有感觉,惊艳。 
我对望着查看相机的may,说,may,我们在干嘛。
may擡头面晤表情的看着我,许久,不知道。 
两人不顾周遭其他食客异样的眼光,相视大笑。 
其实,不论我们在做什么,在外人眼裏如何的幼稚,外人如何的不理解,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觉得快乐,这就够了。 
我的生活,我作主。 
毛毛打电话来说8号到香港出差,问我到时是否在香港,还说有好东西给我。 
是小家伙在比赛後全国巡縯的碟片,我欣喜不已。may连忙抢过电话要毛毛也给她带一套,也不论对方认识与否。我向毛毛简单介绍了may後问她一个这几天困扰我的问题,给我五块钱是什么意思。毛毛说是春春的一首新歌,give me five,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叫给我五块钱的,反正后面大家都这么说了,以至于到现在媒体介绍这首歌的时候也用名给我五块钱。 
。。。 。。。 
我和may趴牀上大笑,怎么都停不下来。把毛毛丢在电话那头茫然,她差点就没报警。我把我和may经过激烈讨论,一遍一遍的去掉一个错误答案,再举手表决後确定的对五块钱的解释告诉毛毛,这下好了,换她在那边大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葱.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转一篇香港YM的博客] 那个女孩 II 的回复

  1. Wen说道:

    这个米可以去写小说了,写的东西很好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