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

今天下午有个Presentation,所以现在还在忙……
 
忍不住爬上来罗嗦两句。
亲爱的龙,你说到酷女人的问题,我觉得很有意思。
 
今天早上看到一句话:” 一个男人很温柔没什么了不起,但最重要的是不要丢掉有男人味。 同样地,一个女人很会酷帅也没什么了不起,最重要的是不要丢掉女人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十分欣赏洒脱帅性独立的女生,而讨厌琼瑶笔下那种楚楚可怜的小鸟伊人的女人。就像我喜欢小燕子不喜欢紫薇(嘿嘿竟然都是琼瑶阿姨的人……)
 
如果一定要追溯,或许是初中?
龙,不能否定,十多年前我和你成为死党,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你和其它的小女生大大不同——
你能坚强的像男生一样跑完1500米、曲臂悬垂N分钟;
篮球足球乒乓球皮筋毽子“杀仁唐”样样都牛;
你不在乎穿着打扮天天穿校服但是照样清爽帅气;
和你在一起同窗6年的日子超简单直接,
我们之间从不会像别的女生一样小肚鸡肠JJWW,
——直接导致我以为和所有人打交道都能这样,虽然日后因此遭到鄙视,仍然怀念……
 
那个时候我的另一个高我两届的朋友,张扬,人如其名,瘦高,很短的碎发,大步走路,大声笑,敢想敢说敢做。和男生女生都有着“哥们”般的情谊。她这种“哥们”的气质让我很崇拜她。
 
那个时候的自己,和”帅“虽然不占边,然而也是自然爽快坚强的女生,
有问题自己解决,不依赖别人;
路见不平,定拔刀相助;
虽然在男生心中留下”没有女人味“的恶劣印象(小悼念一下我不完整的没有早恋的人生呵),
——但是我喜欢,我不在乎。
 
然而少年时候的这些情怀现在已渐渐陌生。现在的我很脆弱,依赖性强,情绪波动而不理智;留起长发,早晚护肤,出门要看好几遍镜子-_-||| 。现在的我收敛起以前的锋芒,想做个安逸的小女人而已。我周围的女性朋友,也不约而同的走了相似的路。大家在一起讨论8卦化妆减肥shopping……
倒不是惋惜什么,就是有点开始 appreciate 命运的幽默。
 
偶尔在小说里还能见到少年时候崇拜的”帅气”女人,然而多半因为作者的笔力不够好,不喜欢。
 
直到宇春的出现,让我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很多我几乎忘却的美好。
虽然是舞台上的酷让我认识了宇春,但是舞台上酷的人很多,做秀嘛。
难得的是舞台下的她,那个淡如菊花的丫头,一样的帅气。
丫头在舞台下的帅气和中性无关,源于自然,真,无比纯真,毫不做作
——最难得是在最真的时候仍然美好。
她坚强而淡定,坚持最初的梦想。
身在她现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娱乐圈,能保持本色丝毫不为种种诱惑所动,
宇春的帅真,让我崇拜这个比我还小两岁的丫头。
 
今年的超女也有走所谓“中性”路线的MM (nnd我现在看到这个词就有点火),甚至有”男性“路线的。(让我的胃很不舒服,谁把俺家丫头和她一起比跟谁急)。
 
以下是姜粽子关于丫头的”中性“的文字,引一下:
而我们的葱葱呢,在很多人眼里、尤其是男人的眼里,她MS就成了没有女人味、MS就成了曝光率极高的“中性”的代表,我想,这本质上只能说明,像她这样一个魅力非凡、光芒四射的东方新女性,过早地走进了娱乐圈,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
 
    从审美的层面,她一个人的出现,已经让东方女性真正魅力的释放加速前进了几十年,不管你是哪种男人,当你懂得她的美的时候,恭喜你,你没有被时代遗忘,当你仍然搞不懂她的魅力何在而在用各种不恰当、不文明、没有修养的词汇对她乱说、乱写、乱评一通的话,很遗憾,时代的航班已起飞,你误机了。
 
   最后还想说一句,对于任何一个男人,当你真正品味出李宇春的女人味时,再张口大谈特谈她的酷与帅,否则,就请闭嘴。
 
   最后不得不对一些个女孩子也说一句,不要去学李宇春,外表的东西最容易模仿,而心灵的境界与神韵,才是她真正魅力的所在,而这一点,才是最应该学、也是最难的,不要肤浅、片面、错误地以为她的成功与魅力就是那几首歌、那几支舞。
 
   我觉得,就算到了60对,她皮肤不白了、不光鲜了,满脸皱纹,眼神不再具有光泽了,她依然是耀眼与夺目的。
 
   容颜会变,只要心灵不曾变。”

 
 
我和丫头没有见过面,但是感觉很熟悉。因为我像关注自己的孩子一样关注她的一言一行。
了解丫头越多,越发觉她的好。
 
转一篇最近的让我感动的采访。
 
-----------------------------
 李宇春 一夜成名—-南方人物周刊 
2005年5月18日,成都熊猫商城人满为患,据统计自这天开始累计有4万人在此报名参加第二届“超级女声”成都唱区的选拔。
四川音乐学院大三学生李宇春站在人群之中,上一年她因为参加另外一个比赛,错过了超女的报名,这一天她在同学的撺掇下,过来看看。
“人太多了,场面也很混乱,我一看就没耐心了,当时就想走。”她的小师妹何洁也挤在人群中排队,“她看到我,叫我别走。我们学校的人挺多的,有排在前面的,后来我就插队报上了名。”
3个月之后她成为总冠军,她的拥趸号称“玉米”,并将她夺冠的8月26日定为“玉米节”。夺冠两天后她降落北京机场,在400多名歌迷和近百家媒体的追逐之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变成明星了。她说那个时候“有点意外”,因为自己“还没有从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这个身份中抽出来”。
2006年5月10日,在搭乘改变命运的旋风列车高速行进一年之后,她坐在本刊记者面前,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球鞋,洁静如细瓷的脸,比电视上那个总在扮酷的她更清新更漂亮,非常非常有女孩子的内蕴和秀美。
天娱公司的工作人员说这个女孩子“很纯”,“去年来录歌什么样,今年还是什么样”。他们很担心原定一个半小时的采访时间会冷场,“她太不爱说话了,等她来了你就知道了,我们也很头疼。”
但是这一天我们很幸运,遇到北京今春难得的一个湛蓝天气,摄影师在大楼的27层找到一间空旷的大屋,阳光毫无遮拦地照进来,让人心里格外畅快。我们就坐在窗边,边晒太阳边聊天,这个下午她的话特别多。
“你至少要有在底层奋斗10年的准备”
人物周刊:如果没有留下来参加比赛,那个夏天应该是你大三的假期,原本有些什么打算?
李宇春:打算到北京来看一下的,看看能不能在酒吧找到唱歌的机会。北京我以前来过两次,第一次是初中学校组织夏令营,第二次是我16岁的时候一个人来北京参加全国“推新人”比赛,拿了“新人奖”。  
人物周刊:什么时候把北京作为一个理想之地的?为什么钟情北京?没有考虑去广州啊,上海啊什么的?
李宇春:是上了大学之后。我听到关于广州、上海的事情很少,但是听老师讲过很多音乐人的故事,不少人都是从北京的酒吧里唱出来的,对这里的酒吧文化很有兴趣。好像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北京这一个目的地。
人物周刊:如果那个时候过来,会从酒吧歌手开始做起?
李宇春:是这样想的,也晓得这样唱会很辛苦,住地下室、赶场子什么的。但是因为喜欢嘛,觉得可以接受。我跟我妈也聊过,她不支持,她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不放心我的人,小的时候她好像还是挺喜欢我独立的,但是我越大,她反而担心越多,也许跟她年纪大了有关系。
人物周刊:在你原来的设想里,如果来北京做北漂,要混多久才能混出来?心里有一个时间表吗?
李宇春:(笑)那个时候好像根本没有想过啊。来北京闯的人太多了,唱得好的人也太多了,我到底要多久才能小有一点名气呢?很多人都坚持了很多年的。我的专业课老师于正仪跟我聊了很多,说你至少要有在底层奋斗10年的准备。我受他影响很多,已经想好了,来了就不打算回头。人一旦有回头的念头,很可能就没有那么坚决,就闯不下去了。
人物周刊:如果混不下去怎么办呢?
李宇春:杨坤的例子挺影响我的,他不是在北京唱了很多年都没出来嘛,后来别人叫他回去,回去了之后发现自己除了唱歌什么都不会,又来北京,最后终于给他闯出来了。
人物周刊:你觉得自己除了唱歌还能做别的吗?
李宇春:(笑)没想过,好像别的也都不会。小时候的理想是很空洞的,原来是想当个律师的,但是后来发现我不太会讲话。
人物周刊:原来想参加完超女比赛就回校上学的是吧,拿点奖金最好,没有也无所谓。有没有想过这会是一场改变你人生的比赛? 
 
李宇春:外在的东西不管你怎么包装,其实都是有限的,内在的东西反而更强大。音乐是非常自然的东西,我总觉得它不需要太多修饰。
人物周刊:你现在还有时间看书吗?
李宇春:很少。我的生活一般都跟音乐有关,更多的是看国外歌手表演现场的碟片,可以从其他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只是细细算起来这样的时间还是太少了。
人物周刊:会心慌吗?活动太多,给出去的太多,吸收补充的又太少?
李宇春:有时候会!会觉得东西不够,想读研究生也是因为这个。自己身上的东西不够用,站在台上会比较虚,没有那么自信。 
人物周刊:新专辑录制的情况顺利吗?
李宇春:前期磨合的时间很长,发行时间一拖再拖。现在收集歌曲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就应该比较快了。
人物周刊:“玉米”对你期望很高,你觉得你挑的歌他们会喜欢吗?
李宇春:不知道。反正首先得我喜欢吧,如果我都不喜欢别人肯定更不喜欢了。
人物周刊:如果在他们喜欢和你喜欢之间做选择,你首先选什么?
李宇春:我喜欢!
人物周刊:有人说你唱功不够好,说你出位是靠综合实力,你认同这个说法吗?
李宇春:我觉得有优点也有缺点吧。优点是在音色,在中国中音很少嘛,这个是上天给我的礼物。缺点也是在音色,因为太特殊了,在音域上有很吃亏的地方。中国传统的审美是喜欢明亮高亢的声音,在很多人的思维当中,唱得高就是唱得好,但是实际上在流行音乐里不是这么回事。
我以前也是有一种自卑感的,觉得自己声音没什么好,参加比赛也老是拿不了名次,后来还是于正仪老师给我很多鼓励,他告诉我参加比赛别总是想着名次,就是让更多的人认识你。
人物周刊:你去年8月才真正开始做职业歌手,但是因为“超女”比赛一夜成名,一步登顶,会不会担心已经达到了至高点,不再有发展空间了?
李宇春:不会!我以前会很害怕把最后的自己展现出来之后,下面没有后劲了。但是现在不会,上来先亮出自己最好的东西,这样才有可能逼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人物周刊: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吗?
李宇春:没有。
人物周刊:有人预测你会成为近5年来最有统治力的一个歌手,你会把这个说法当作自己的目标吗?
李宇春:不会。我自己定位我还是一个新人,四川音乐学院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现在所做的是我的一份工作,我找到了一份自己很喜欢的工作而已。5年10年之后的事情不会去想它,我要管的就是唱歌,其他的东西我不在意。
人物周刊:担心明年5月会有人取代你,自己会慢慢被遗忘吗?
李宇春:不担心,这个是很正常的。有更强的人出来正常,也是好事,中国流行音乐现在特别好的人还是挺少的,出来更多的人是好事。如果有一天真的被遗忘了,我还可以去唱酒吧。对唱歌的人来说,舞台大小其实都是一样的,唱好歌才是最重要的。现在很多好的歌手都是从酒吧里唱出来的,我反而失去了这个机会,补上这一课也不是损失。
人物周刊:姚明在NBA的第一场球只得了两分,他的第一个担心就是怕把他送回来了,不要他了,你有过类似的担心吗?害怕有一天失去手中的一切?
李宇春:没有。我每天都睡得很好,头发也长得特别快,他们都说心闲长头发嘛,我真的是操心很少,录歌是我惟一操心的事情,其他的我都不管,其实活得还是很逍遥的。
哪天适合穿裙子了,就穿了
她的确逍遥,心中没有任何禁区。她快活地说自己这天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带,钱包自从中学的时候被偷过一次,就再也没有用过。出道以来所挣的钱都由照料她的表嫂转给在成都的父母,“我自己身上没有卡,也没有什么钱,反正花钱的地方很少。”
网络上时有关于她性取向的猜测和传言,她说自己最怕的是给妈妈看到,让妈妈担心,她希望老妈的生活不要被打扰,“还是跟从前一样逛逛菜场,打打麻将。”我谨慎地问她是否可以谈论有关婚恋的话题,她没有半点迟疑,“可以!”反倒是坐在一边的助理提醒,“这个还是别谈了吧。”她说没关系啊,哗啦哗啦说了真心话。 
 
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裙子的,是啊,全国人民都惦记着呢,李宇春什么时候穿裙子呢?今年“五一”前,她在一个活动上穿了露背装,吓了大家一跳。她也得意,因为让大家看到一个没有见过的李宇春。“穿裙子其实完全不是个事儿!也许哪天觉得自己的状态适合穿裙子了,就穿了。”
人物周刊:以前在电视上看到你,可能是因为走中性路线的原因,给人感觉都比较硬一点,像男孩儿,但是今天见到你,干净明朗,其实是个特别漂亮的女孩。你认为自己长得漂亮吗?
李宇春:啊!谢谢!(笑)不丑吧,有我自己的好。
人物周刊:自恋吗?常常对着镜子摆POSE?
李宇春:有一点儿,坐电梯的时候会对着镜子照一照。
人物周刊:觉得自己酷吗?
李宇春:啊!(又笑)其实我自己比较了解自己,觉得自己不酷,但是别人看我总认为我不爱讲话,比较酷一点。我是双鱼座,有两面性格,不说话的时候特别安静,看上去有点凶,闹起来的时候其实挺能玩的。
人物周刊:目前的形象定位与你自己的个性之间出入大吗?会不会拍广告或者宣传片的时候他们给你设计动作,太酷了、太耍了,你都不好意思去做?
李宇春:会有一些,我就会跟导演、设计师讲,我不想做。我碰到的人都比较好,他们都不会太勉强我。
人物周刊:你谈过恋爱吗?
李宇春:正式算来好像没有,喜欢倒是有过的。
人物周刊:现在走中性路线,位置又比较高,有没有担心这个会影响找朋友,可能有很多男孩子不敢来追你?
李宇春:我不太相信命运,但是我相信缘分。感情这个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你做精细规划的话,什么时候恋爱,什么时候结婚,这个感觉会不对,变质了。感情的事情也许就是突然发生,不该有什么计划性。
人物周刊:你是独身主义者吗?会结婚吗?
李宇春: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结婚,也许会也许不会。我是这种人,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连有没有明天我都不确定。
人物周刊:会有这样悲观的想法?
李宇春:是啊,可能是双鱼座悲观的那一面。生命本来就是这样吧,既坚强又脆弱,未来不能预知的。就只是活在现在,自己开心就好了。
人物周刊:从这个5月到下一个5月,最想做好的事情是什么?
李宇春:就是做好我的歌。我有那么多歌迷,对我太好,没有更好的东西给他们,心里总会觉得亏欠。
人物周刊:出道以来关于你的传言不少,网络上的照片啊,包括对你的性取向的猜测和怀疑等等,对于一个学生来讲,打击应该很大。
李宇春:刚开始很不开心,特别担心影响家人。我不想我妈出现在镜头前面,总是希望她跟我爸的生活不要被打扰,逛逛菜场、打打麻将,就像很多普通成都人那样很休闲地生活就好了。她为我担心特别多,常常会睡不着,我特别不希望这样,有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圈子很烦,但是我又很喜欢唱歌。
我自己心态调整得还算比较快吧,可能也是双鱼的两面,一面不开心,另一面也可能看得多了吧,太多不真实的东西,我也管不了,就当那些与我无关。不管你怎么讲,我也不可能明天不唱歌,明天就不活了。现在就是想尽量不要让这些影响我,我还是做我自己。    
人物周刊:对钱有概念吗?
李宇春:几乎是一头雾水。
人物周刊:上学的时候妈妈给你的钱跟同学比算多的还是少的?买过什么奢侈品没有?
李宇春:应该是中等吧,我反正别的也不买,就是买CD什么的。
人物周刊:用什么抹脸油?
李宇春:我不抹脸,夏天都不抹,冬天太干了就买一个小孩子用的那种油,不超过50块钱。
人物周刊:现在有钱了,没想过去买点好的用?挣的钱都给谁来打理?
李宇春:不用吧,太麻烦的,要一层一层抹的,我没有耐心。挣的钱都存在卡里,可以直接转给爸爸妈妈,我自己身上没有卡,都是姐姐在管,姐姐是我表嫂,她都跟着我,我其实挺省心的。
人物周刊:今天出门钱包里装了多少钱?
李宇春:我没有钱包,小的时候被人扒过一次,从此之后就不用钱包了。(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今天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是公司的车去接我的嘛。有的时候会带点钱,几百块就够了,我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花钱。
人物周刊:那么爱吃火锅,干嘛不在北京开个火锅店,自己当食堂吃呗,或者在北京买房子投资什么的。
李宇春:我很怕操那个心的。我也没有生意头脑,肯定赔的。其实我还是学生心态,要到7月份才毕业呢,现在还是在实习。
人物周刊:跟同宿舍的好姐妹联络还多吗?她们现在都在哪里实习?会担心跟她们慢慢拉开距离,感情变淡吗?
李宇春:今年比赛很多,她们都在忙于参加各种比赛。我们也打电话,我都鼓励她们多参加比赛,多争取机会。感情变淡的问题可能是会出现的,虽然大家关系很好,但是因为好久不在一起,聊的话题会越来越少,但是不管怎样,大学的这份记忆会永远留在心里的。  
人物周刊:爸妈跟你见面机会多吗?有没有想过在北京买套房,接他们来住?
李宇春:没有以前多。买房子的事情暂时没有想,我们家是南方人,北京的气候其实还是不太习惯。
人物周刊:今年过年回家了吗?还跟着爸妈出去串门走亲戚吗?
李宇春:在家待了10天。其实我们家以前都挺爱热闹的,不过今年回去多了很多签名拍照的(笑)。
人物周刊:今年进了长沙赛区20强的陈礼雪,媒体报道说是你侄女?
李宇春:是啊。她是我妈妈的姐姐的女儿的女儿,(笑)就是我表姐的女儿。她给我打过电话,我让她好好比,不要太紧张。
人物周刊:大家老是把你会不会穿裙子当个事儿说,你觉得这是个事儿吗?
李宇春:完全不是个事儿!也许哪天觉得自己的状态适合穿裙子了,就穿了。其实上次穿露背装之前,好多工作人员都觉得惊讶,我怎么会接受那件衣服,但是我当时一看就觉得很舒服,我愿意给大家展示他们没有见过的李宇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小葱.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女人 的回复

  1. yun说道:

    理解。我也喜欢真正的洒脱,很讨厌周围妞妞捏捏小家子气和自以为酷其实糟蹋了酷字的种种品行😛 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中学的时候,我是离酷差得太远了。那时候就是正宗的假酷。我唯一抱怨我妈的就是中学6年,居然让我穿了6年的校服加上一个实在不适合我的很短很短的男发。幸好那时还naive。
    楚楚可怜是女人自己把自己关到一个笼子里,在现实生活中,这种人基本上就成了怨妇,是一类偶last want to be的人。还好,金庸老先生就不钟爱弱女子。一个台湾人能有如此眼光真是让我佩服。
    很喜欢
    "一个男人很温柔没什么了不起,但最重要的是不要丢掉有男人味。 同样地,一个女人很会酷帅也没什么了不起,最重要的是不要丢掉女人味。"
    偶是粉喜欢温柔的男人,哈哈
     
    看你的blog越多,也越觉得这小丫头蛮有品的
     
    忙完了给我电话吧🙂

  2. yun说道:

    其实我也是一直没赶问,其实问明白了舒服些😛
    你这个花痴本质这盘是被某人大曝光了呀,哈哈哈

  3. Fei说道:

    楼下的筒子,
    虾米不敢问?
    偶从来木有掩饰虾米,有虾米好曝光的嘛,嘻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